Sunday, September 27, 2009

可能我吃饱太有空


友人很慷慨地请我上云顶看 ”喝彩“ 音乐剧。故事说得是 Leslie, Danny 以及 阿 Paul 的故事。三个好朋友,拥有被外人认为精彩人生的故事。看了之后我想,戏里阿 paul 在跳楼之前说过,我已经够衰了,不想再在我的好朋友面前衰给你们看,所以我选择自行了断。可惜 Leslie 以及 Danny 都不认同,说阿 Paul 很傻。

我不晓得该将这部音乐剧归于那一类型的故事,我只觉得它不是个励志故事,因为剧里的三位主人翁却都有死于自我摧残的结局。
 
这部音乐剧让我想起最近读过的两篇报导:

第一篇是有关 DNR 的报导。有一些国家的 DNR (Do Not Resuscitate) 经已被立法执行,意思是,病人或病人指定的决策人将有权利发出 DNR 文件,意思就是如果病人在危急时刻,可以要求不被抢救。这是个有关个人意愿与权利的法律。在 DNR 不成立的国家,主治医生是唯一能够决定病人是否已经失救的人。

第二篇是有关器官捐献的报导。说目前愿意捐献器官的人已经有稍微增加的现象,虽然幅度还是非常的小,不过是一项极令人鼓舞的进展。

我看了音乐剧后,想到最近读过的两篇报导以及一部最近才看的西片,然后一串会被人骂吃饱没事干的问题就出来了:

1) 一个想自杀的人,在决定要自杀的时候,是否已经很明显地表露了不想继续活下去的意愿?如果这个人真的是自杀成功了,其他痛心疾首的朋友与家人为什么要问:你为什么那么傻?
= 我在想,说人家傻的人,是否曾经经历过自杀同时已经证实了原来自杀是一件很傻的事?如果没有,我们是否有权力在死者无法为自己辩护的情况之下,为他冠上”傻“的头衔?
= 想轻生的人应该不会因为心里想:”今天没啥作为不如跳楼咯“ 这样的决定对吧?站在高楼天台往下看,再笨的人都知道如果掉下去肯定没命的吧?那他既然已经要轻生咯,“傻” 与否,其实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吧。
= 如果有些国家能够通过让 DNR 立法,那为什么我们又不能够尊重他人的决定?

2) 如果一个人已经想得很清楚了,知道了并决定了不想活了,一直以来都非常支持他的家人朋友等,是否应该继续地履行之前说过 “无论你作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的承诺呢?
= 我在想,当朋友想跳槽,想结婚,想搬家,我们应该都不会泼他冷水吧?应该都会为他新的未来感到紧张与兴奋。同样的,因为我们并不处于朋友的立场,为什么要跳槽,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搬家,我们都无法知道真正的原因,或者帮忙作出任何决定。我们一直以来都相信朋友,相信他要的是换个新环境,因为他目前的环境不够理想;所以我们才会作出  “无论你作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的承诺。
= 现在我在想,作出一个“无论你作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的承诺之前,我们是否应该先考虑清楚?


3) 把自己都安排妥当了,无须留下手尾麻烦家人与朋友,而且还考虑了既然自己不想活了,是否可以把活着的机会让给别人,才决定执行自杀的行动。请问,这是否还算触犯法律 (自杀其实属于一种犯罪行为)?
= 我想起 Seven Pounds 里的 Will Smiths.  这是他的决定,他是有权利决定他自己要走的路的;就如,我决定到餐馆吃饭一样,难道自己决定去留都必需遵守一套法律吗?

我不晓得为什么我会把这些问题写在这里,
= 可能一直以来我都爱幻想、是个爱问问题的问题儿童吧。
= 可能我一直想找一些刺激,想丢个咋弹出去看大家争论争个不亦乐乎的样子吧。
= 可能我心里有个非常黑暗的坏因子,想借这些问题去评估别人的想法吧。
= 又或者,本来我有其他应该开动的事情要去做,可是就是懒得行动,想找些其他的话题当成没空做其他事的借口吧。


don't know。就像我们 don't know 为什么这些人要自杀的原因一样。
what say you?

6 comments:

wilson8643 said...

滴仙子的文章,就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唔,文章里所提到的问题,的确值得我们深思。但,随意轻生了结自己宝贵生命的行为,终究不值得被鼓励。

老威忽然想起两位曾经风华绝代的艺人:张国荣和梅艳芳。
一个选择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生命;一个则选择让自己的生命在无可挽回的情况下璀璨地结束在自己热爱的舞台上。

两者之间的差别、意义,不言而喻。

蝋燭の芯 said...

Hey,Kakak:

绝对赞同!这篇写得真有震撼力!!我是打从心里这么想,要给你三颗星。

You're right!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身为朋友当然应该supportive一点咯,站在对方的角度支持和守护。去留死活,傻和聪明都是角度问题吧...Tak betulkah?

不知“喝彩”是那一位的作品呢?

安东尼刘 said...

要讲“自杀”这话题,可以讲三天三夜都讲不完。下次有机会再聚的时候,再跟你谈谈吧。

p/s:不过请约早一点,最好是一大早9am开始谈,那才够时间谈,别忘记,要谈三天三夜的neh!

三股东 said...

我觉得,生活轻松的人不会自杀;生活痛苦的人才会自杀。好像,病倒在病床痛苦到某种程度的人,他选择自杀,看起来,并不是完全的错~

安图生@二少 said...

姐,我曾经有轻生的念头,那不是傻不傻的问题,而是被逼到绝境的时候,突然跳出来的一个念头,它是一个选择,一个在心迷失的时候觉得是仅有也是唯一的选择。我想,很多人在来到那一刻时一定都认为自己没有别的选择了。要跳下去或是要撞上去时,都会犹豫的,比如犹豫会不会痛或想要是死不去又残废怎么办?理智和冲动都会拉扯的,幸好那时候我的脑海一直盘旋一句话:真的没有别的选择吗?最后我很不甘心就这样走掉,所以就死不去咯。那次之后呢,我觉得我的人生再也找不到自我了断的理由了。我了解到,每一个绝境都不会只有一个解决的选择。

Daniel Tho said...

Suki姐,你的想象能力真的很棒...不愧是從事廣告業的。

其實《喝彩》音樂劇的故事以及人物皆是重新創作, 純屬虛構, 亦沒有刻意模仿,故事中三位青年的面對的問題: 濫藥, 抑鬱, 嗜賭, 正正是現實社會有許多年青人所面對的,片中穿插張國榮先生和陳百強先生的經典金曲可讓觀眾更有共鳴, 投入故事之中,警醒年青人要珍惜自己, 訊息是正面而積極的。

我自己前后看了4次(包括彩排)。4次都看到流淚,流淚不是因為難過,是感觸。

《喝彩》音樂劇導演是盧俊豪,由高志森監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