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5, 2011

你可知道天有多高啊?
你可知道这井有多深吗?
哼。
你这只蟾蜍。

我告诉你,
只有身历其井者,
才能像我如此地吼啊。

我看啊,
你那颗可怜的头啊,
一旦被你伸出井外啊,
马上就咯擦一声,
给切了。
不信你试试看。

谈什么要出去看看这个世界,
谈什么要去尝尝草地叶子边上露珠的味道,
咔嚓!

你的臭蟾蜍头啊,
给切了之后,
还尝什么屁露珠?
笨!

也不长长眼睛看看自己的模样,
蟾蜍就是蟾蜍。
笨!

还以为自己长一双腿可以跳出这口井。

告诉你,
长长腿的是我,
你那双,
只能爬,不能跳。
我才是专业的跳高选手。
你想和我比?
门儿都没有呢。

和你一起困在同一地儿,
真辱没了我。

(白了一眼,眼转一圈)

怎么?
不出声是吧?
搞他妈的无声抗议是吧?

你有本事你就自己出去寻死,
别来问我。

我在这儿吃好睡好的,
有虫子有水,
猫头鹰飞不下来,
没有其他蛙儿在我耳边呱呱吵。

除了我,
谁还能有如此响亮的蛙声?
这井
还回声呢。

你看,
咱们头上这一片天,
多大啊。

你看,
我们这井啊,
多安全啊。

我说你啊,
笨!

出去干啥来着?
和命运斗个屁啊?
有用吗?
做人啊....
噢不是....
做蛙呀,
要知足知恩图报,
别他妈的辜负了上天给你的这块福地。

如果不是看在你也是两栖动物的份上,
如果不是看在你也是咱蛙的亲戚份上,
我才懒得说你。

呃,蟾蜍,
我告诉你,
我说你可是为了你好啊,
你那个眼神,
哼!
好。
你要骂你就骂吧。
我该说的,
该做的,
都做足了。
你想跳出去死,
我也没法子了。
拜拜。








蟾蜍终于跳出去了。
蛙兄只白了它的背影一眼。














(20年后)
蛙魂飘出井口之后,
俯首望世界最后一眼。









惊讶啊!











因为,















看到
蟾蜍

活着。


噢,
而且还是开心地
活着。

No comments: